首頁 > TBT電子報
我要訂閱電子報: Email
新台灣國策智庫電子報第82
 
2016328日發行
 


本期目錄
作者介紹………………………………………………………………………………………2
A chance to re-evaluate tourism policies……………………...………..………….…………..3
解決遊民問題,除了噴水、打光,還有更好的方法…..........................................………..5
越南權力改組後:內政外交何去何從?…………………………..…………………..……6
 

 
 

作者介紹
張靜芸Ching-yun Chang
東吳大學政治系碩士,曾任東吳大學政治學系教學助理、政治大學國關中心研究助理、台灣國際法學會辦公室主任,現為智庫助理研究員。本人表示沒有專長,只有關懷,兩岸議題、國內政治、國族認同、青年世代議題。
專文(節選)
港台學運的深層意涵
因應食安危機台灣仍處前現代社會
統獨已經不是藍綠的切割線
關於《愛琳娜》的世代隨想 從反課綱抗爭看國家認同
 
黃惠華Huei-hua Huang
淡江大學俄羅斯研究所碩士,曾任台灣智庫助理、國防部智庫籌備處副研究員,現為智庫助理研究員。主要研究領域為國際政治經濟、國際衝突與合作、城市發展等議題。
專文(節選)
俄羅斯遭制裁轉向拓展亞太市場
中俄戰略合作對美中俄三邊關係的影響
朴槿惠的北韓政策與朝鮮半島局勢觀察
越南新的對外政策:覬覦南海之心
安倍晉三的戰略意圖
 
王悅年Yueh-nien Wang
國立台北大學法律系學士,該校法學院國際法暨外交事務學分學程結業,曾任海岸巡防署小組長(司法警察第210期結訓),現為後備軍法少尉、智庫研究助理。主要研究領域為國防戰略與政策、軍事、以及海巡議題。
專文(節選)
澳洲的新政府與新挑戰
大憲章八百,習近平訪英,何不諷刺乎?
傳統安全威脅的再增溫,從美國海軍談起
太平島,台美合作再升級潛力
印亞太的升格-馬拉巴爾2015
 

 
A chance to re-evaluate tourism policies
 
Chang Ching-yun
Translated by Ethan Zhan
 
Some people have suggested that, starting on March 20, China is likely to impose a limit on the number of its tourists allowed to visit Taiwan. It is also said that the number of cities that allow their residents to travel to Taiwan would also shrink from 47 to four.
 
China’s Taiwan Affairs Office spokesperson An Fengshan (安峰山) said that such changes are just the result of market behavior, but added that what China might do next would depend on the “development of cross-strait relations” and the change of demand in the cross-strait tourism market.
 
An’s remark shows that Chinese tourism to Taiwan has never been purely a matter of tourism, but rather involves complex political issues.
 
By manipulating “tourism diplomacy”— a unique economic weapon — China is warning president-elect Tsai Ing-wen (蔡英文) and the Democratic Progressive Party that if before her inauguration on May 20 she fails to give a positive response to the so-called “1992 consensus” that China insists on upholding, Beijing will mete out new punishment by reducing the number of Chinese tourists allowed to travel to Taiwan.
 
Since “tourism” is one of the policy tools that China relies on as part of its policies toward Taiwan, the issue of Chinese tourists is both of strategic significance and an indicator of the state of cross-strait relations, and it should not be handled lightly.
 
Although China’s detailed calculations and manipulations of the number of tourists allowed to visit Taiwan inevitably has an impact on Taiwanese morale and economy, this is not necessarily a bad thing for the nation’s overall tourism industry.
 
Precisely because China is able to unilaterally control the number of Chinese tourists visiting Taiwan, the government should take this opportunity to review its tourism policies, reflect on the excessive reliance on Chinese tourism and even use this as an opportunity to optimize and reform the industry.

The “one-dragon” approach — meaning that Chinese tour companies are in charge of organizing the whole process, from booking the tours to the transportation, shopping, meals, accommodation and other services catering to Chinese tour groups in this nation — profits mainly go to a certain set of travel agencies, while in the eyes of the majority of Taiwanese, Chinese tourists destroy the environment and reduce the quality of domestic tourism.
 
Just as we are worried that Taiwan’s excessive economic and political reliance on China might harm Taiwanese sovereignty, we should also be on our guard against excessive dependence on Chinese tourism.

Based on risk diversification and the avoidance of inordinate dependence on a single market, which allows China to impose on Taiwan by manipulating the number of its tourists, the government should take pre-emptive measures, do more to market Taiwan to people around the world, especially in Japan and Southeast Asia, and perhaps also loosen visa restrictions on visitors, so that the customer base can be expanded to make up for the losses from a reduction in the number of Chinese tourists.
 
Improving the quality of the high-end tourism market in Taiwan and promoting domestic travel to Taiwanese are also policies the government should implement.
 
How to turn the crisis that could arise from hosting fewer Chinese visitors into a new driving force for transforming Taiwan’s domestic tourism industry is something that the government, industry and public should ponder.
 
 
(原文刊登於201637Taipei Times
 
 

 
解決遊民問題,除了噴水、打光,還有更好的方法
                                 黃惠華
 
大多數專家認為遊民是無法根除問題,即便是在先進的歐洲國家也無計可施,而這些國家每年總會編列大筆預算協助遊民。反觀台北市,雖然有《遊民自治條例》明文規定解決問題,甚至有議員提出噴水、打光等方式驅趕遊民,不但效果不彰,也相當不近人情。
 
遊民問題層出不窮,台北市政府向來消極以對,市民怨聲載道。建議市政府應該規劃結合社會服務及市政計劃的具體措施積極應對,此一措施不僅要能提供社會服務,例如解決居住問題及提供財政援助等。更重要的是,協助這些社會邊緣人恢復正常生活,重新獲得社會地位,才是治本之道。
 
解決遊民問題,應以人性化、尊重人權及公民權利的基本原則下進行。個人建議先從「就業」與「居住」問題著手。與企業合作,提供職業訓練及就業機會。事實上,就業是遊民重新社會化的主要方式之一。遊民能找的工作大都是臨時性的或非正式的工作,無法長治久安。事實上,遊民就業比一般人更加困難,通常有幾個主要原因,如無專業技能、無工作經歷、缺乏乾淨衣物面試、犯罪記錄等。為了解決就業無家可歸者的問題,建議規劃特殊就業方案、與企業合作,為遊民創造就業條件與環境,例如以提供食宿方式,讓遊民安心就業。
 
遊民身處髒亂環境,容易引發各種疾病,是傳染病的高風險族群,更是公共衛生問題;此外個人衛生問題亦是找工作、就業一大阻礙。目前台北市遊民安置機構位於新北市中和區圓通路、台北市歸綏街及萬華收容中心,另外還有其他委外機構等,這些中心提供盥洗、衣物、派工、社會及醫療等服務,看似相當多元。但事實上,這些收容中心不是地理、交通不便,就是床位不足甚至環境不佳,遊民對此興趣缺缺,根本無助於改善遊民生活。建議先從改善收容中心環境、強化功能設施,才能真正落實基本的生存照護。
 


 
越南權力改組後:內政外交何去何從?
王悅年
 
驚心動魄的權力改組
20161月,越南舉行第十二次全國代表大會,選舉新一任領導中央。相較過去在會前就協調完成重要人事佈局,今年籌備會議卻無法達成黨內共識,甚至罕見地讓十二大延後舉行。指明各方勢力在會中將直接表決攤牌,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更讓全世界屏息以待。
 
128日表決結果出爐:被外界認為立場親中的阮富仲蟬聯總書記大位;親美之總理阮晉勇不僅無法更上一層樓,甚至連中央政治局委員一職都不保。到底這場驚心動魄的權力鬥爭緣由為何?對國內政局、區域現狀有什麼影響?而台灣又能從中看到什麼?值得探討。
 
政局為何改變?-經改傲人但破壞黨內均勢
身為一位打著改革大旗之總理,外界歸因阮晉勇落馬原因於改革速度過快,破壞了越共長期以來之權力均勢,導致本質保守的共產黨內部產生嫌隙。
 
阮晉勇自2006年接掌總理,全力推動經濟改革。2007年越南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讓國家經濟融入國際經濟體系。這段時間經濟成長快速,就算是金融海嘯最為嚴峻的2009年,越南仍然繳出5.4%GDP成長高水準成績單。2015年下半年起受到中國經濟走跌衝擊,許多國家連帶受創,過去以金磚四國(BRIC)為首,喊得震天響的新興市場也開始趨緩,但越南全年仍然維持了6.68%經濟成長,出口也有8.1%的進步。
 
對外貿易方面,越南前五大出口市場為美國、中國、日本、韓國與德國,河內近年來藉由東南亞國協(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 ASEAN)會員的身份受益於許多自由貿易協定(FTA),亦單獨與歐盟及韓國簽署FTA。除此之外,越南更於2008年加入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PP)談判,以期將主要貿易夥伴均涵蓋於FTA之下。
 
TPP影響廣泛,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2016年國情咨文表示TPP生效將可定義亞太地區經濟規則。經過長達五年談判,終於在今年24日簽署。上述都是阮晉勇經改所作所為,也讓越南產品出口競爭力越來越穩健,並從2012年開始呈現貿易順差。
 
雖然阮晉勇繳出了漂亮成績單,但經濟快速改革引來保守的共產黨大老與其他勢力反對,而且快速經改伴隨著貪汙與通膨,招致部分民怨。更甚者,越南仍有嚴重南北情節,過去為了撫平各方人馬,慣例由北方人士出任總書記,總理則安排南方人士擔任,形塑「政治歸北、經濟歸南」潛規則。如果再讓南部出身的阮晉勇取得總書記大位,很可能會破壞自越共成立以來的內部均勢傳統。
 
阮晉勇臨去秋波-未來的影武者?
越南實行社會主義制度,越南共產黨是執政黨,也是國內唯一合法政黨,所有政府要職都由共產黨員出任。河內高層領導人為總書記、總理、國家主席與國會主席四人。雖然政權實質上以總書記為最高位,但整體來說,越南中央政治體系的權力分佈較其他共產國家來講確實較為分散。
 
阮晉勇本人跌出越共領導核心,但新任國家主席陳大光與國會主席阮氏金銀均被視為其人馬;而新任總理阮春福早期亦與阮晉勇互動密切,雖然他在2012年退出「阮晉勇派」,但阮春福的個性均衡與穩健,讓他能成為各方勢力皆能接受的人選,至少不會變成阮晉勇政敵。
 
除此之外,阮晉勇近年也積極布局家族勢力。長子阮清誼在2015年成為越南史上最年輕省委書記,並在今年成功進入越共中央委員會;次子阮明哲是南部平定省最年輕之省委幹部。兩人在未來都可能更上一層樓。如此看來,即便阮晉勇無法取得總書記大位,但他仍掌握很高的政治操作籌碼,得持續影響未來政局。
 
國家利益至上的對外關係
在國際化的現代社會中,任何國家政局變天,影響範圍不限於內政議題。舉例而言,阮晉勇的經濟改革,包含加入WTOTPP,背後包覆著親西方的外交立場。相較之下,蟬聯總書記的阮富仲則被貼上保守與親中標籤,也讓國際社會無不關注未來越南的對外政策是否大轉彎?惟許多分析家皆指出:南海糾紛短期內會持續存在,因此上述顧慮發生的機率應相當有限,畢竟中國是最有可能在邊境及南海與越南發生衝突的對象,未來河內高層將持續遊走在各國之間,以博取本身最大利益。整體來說,增加與中國以外之國家合作,仍然會是未來的顯學。
 
對中:經濟優先但政治嫌隙
中越雙方原有共同政治資產,但和睦關係卻因為一連串領土紛爭有了嫌隙。近年來南海爭議風起雲湧,再讓兩國關係蒙上一層隱憂。越南民間普遍有著反中情緒,2014年五月起發生的反中示威運動即是一例。
 
對河內而言,北京於南海違反國際法的所作所為,皆讓其感到芒刺在背;對北京來講,在美軍漸漸於該區域頻繁活動的現在,如何避免越南轉向親美,是當務之急。因此,在阮富仲確認連任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即於第一時間向他發出致賀。習表示兩國是「山水相連的友好鄰邦」、「具有戰略意義的命運共同體」,並強調中國會「推動中越全面戰略合作夥伴關係持續健康穩定發展」,拉攏之意不在話下。
 
北京目前為河內第二大貿易夥伴,雙方更已成立多個經濟走廊,兩國經貿關係持續發展符合雙邊利益,中國更可能在2030年成為越南最大貿易夥伴。但因為南海紛爭詭譎,最近解放軍更於距越南不遠的永興島佈署防空飛彈,雖然阮富仲的個性讓中越衝突機率下降許多,經濟與政治之矛盾在未來仍恐將越來越顯著。
 
對美:政治和解各取所需
2015年是越戰40週年暨美越建交20週年,阮富仲在七月訪美,成為第一個踏上美國土地和美國總統會面的越南總書記,與歐巴馬在TPP及南海議題上達成部份成果,他更表示:「我們(美國與越南)已經從過去的敵人變成了朋友和夥伴,雙方關係將持續成長。」評論指出,相較於阮晉勇對北京強硬,阮富仲對華府展現十足和解態勢,這也可能是訴求均勢的越共此次政治變局主因之一。
 
另外,越南人民軍至今仍操作大量蘇聯軍備,雖然河內努力進行軍事現代化,包含2009年下訂六艘改良型基洛級潛艦(Improved Kilo, Project 636);加上2014年,華府解除對越南有關海上警備的武器禁運,但相較起中國人民解放軍這幾年來的現代化工程,整體來說越南的海、空軍老化程度更為明顯,顯居下風。美國解禁相關武器禁運後,第一個突破點極可能為洛克希德馬丁(Lockheed Martin)公司的P-3C海上巡邏機。
 
對日:雖有障礙但持續進展
日本最近逐步參與南海事務,並與周邊國家密切互動。控制金蘭灣(Cam Ranh Bay)的越南,當然是東京合作首選之一。金蘭灣地理位置良好,距離西沙群島約570公里,與南沙群島則相距460公里,更是可泊靠十萬噸級航空母艦的深水良港。對於有意經略南海的國家而言,金蘭灣是不可多得之戰略要衝。美國與蘇聯過去都曾租用,近年來美俄更數度在此上演角力戰。20103月,河內宣布一項三年整建計畫,工程完工後將提供外國軍艦使用。2015年底,日本防衛相中谷 元訪越,即達成海上自衛隊軍艦泊靠金蘭灣的共識。一來越南本身國力尚不足抗衡中國,二來日本因為找不到切入南海的途徑,如此共識可謂一拍即合。
 
除此之外,東京擁有資金與技術優勢,在經濟合作上和河內也互有利益。2006年東京宣布以政府開發援助(ODA)模式協助越南興建高速鐵路(新幹線技術輸出),雖然這項計畫於2010年因為預算過高(560億美金)遭國會否決,但日越關係總體來說仍在正面發展中。
 
結語:台灣看到什麼?
越南不僅是越南,它背後代表著六億人口、GDP總額兩兆美金的東協。許多國家看好越南簽署FTA的數量在東協內僅次於新加坡,更同時為TPP與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框架協定(RCEP)成員,紛紛希望以其作為前進其他市場之重要佈局,在這樣的潮流之下,台灣也不應置身事外。
 
台越關係深厚,台灣為越南第五大貿易夥伴。2014年雙邊貿易額為133.91億美金,較前年增加15.1%;台商投資額在1988年至2014年間超過284億美金,是越南外資第四名。彼此除了緊密的貿易關係外,自2000年以來共簽署超過二十三項各領域協定,範圍橫跨金融、貿易、觀光、打擊犯罪、科技、教育、醫療衛生等等。惟獨,台灣人對於越南的了解似乎仍相當有限。
 
國人一年赴越接近四十萬人次,越南新住民與在台工作者人數也約有二十萬人,人員往來如此頻繁,不僅帶來深刻文化交流,更是兩國間最直接之情誼資產。
 
短期內,台灣簽署FTA,或加入各種國際經濟協定有來自北京層層阻撓,尚在未定之天;同時因台越均是南海聲索方,因此雖然有著競爭點,但也一定具備相同利益;在河內政局改變應不會對經改方向與外交政策帶來大變動之後,如何讓台越關係更上一層樓,深信研擬新南向政策許久的民進黨新政府會有最完善之規劃與作法。
 
 
(原文刊登於2016223洞見國際事務評論網